Phaedrus

间歇性中二病发作中,
但丁真爱,吃鬼泣各种cp偏但攻
爱育碧土豆派

午睡中途惊醒的没头没尾的段子……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没睡醒的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你走吧。

男人叼着个塑料小勺,往常一样玩世不恭的样子。

你走吧。

他重复了一遍。

为什么?

他很疑惑,便干脆的问了出来。

你当初不是很得意我的回来么?

因为我错了。

他眯眼笑着,午后的阳光打在睫毛上,闪得眼睛波光粼粼。

我错了。

他重复了一遍,有点开玩笑的样子。

你这么高傲的人,该的是扭头一去不回。冷漠得万年不化的冰川,冰雪下面还是冰雪,顽石万古。

所以?

所以我怎么可能把你栓在身边啊。冰川就这么矗立着,永远冷漠地自己活着。我却以为冰层融化了会有生机。

为什么不会有?

他抱臂哼了一声。

因为冰层下面是更坚硬冰冷的冻土,或许它曾经是繁饶的草原,但是既然被抛入白雪坚冰,它就固执的坚硬起来了。除非……有什么太阳愿意千年如一日地去温暖它。

你不觉得自己是?

刀镡缓慢地在刀鞘上磕了一下。

不觉得。因为我们是一样的啊……高傲又固执。我就比你多了层皮,还固执的以为是天生的模样。都是冰川,我在上面养了些企鹅,下面……该什么样,还是什么样。

他偏过头,笑得温柔。

……

他推开了门。

评论
热度 ( 3 )

© Phaedrus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