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haedrus

间歇性中二病发作中,
但丁真爱,吃鬼泣各种cp偏但攻
爱育碧土豆派

——幼儿园都没有毕业的文笔,真的……——
——矫情到爆,ooc至极,乱改人设,对剧情胡作非为,不喜请❌,(你丫的只是抄了遍剧情吧(╬ `益´)コ  ㄟ(▔ ,▔)ㄏ)——
——中秋快乐(。’▽’。)♡(也不能掩盖你发刀子的事实……→_→)——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“——“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——世界上,有那么一条鸿沟,你永远无法跨过——
——四百年的时光,凡人溯为神祗,辉煌化为枯骨——

        四百年前的马西亚夫,白鹰守望;四百年后,不知何处而来的翎羽落寞的回旋。你走上曲折的山路,空闻长啸唳天,却不见那高傲的神禽。
        彼时初见,那背影孤寂而沉重,他足下踏过金光的涟漪。你恐惧于父兄的死亡,却记住了这个缥缈的幽灵。你不知道前行的道路,却本能的想追逐他的脚步。
        时光飞逝,翡冷翠的钟声上雄鹰高翔。荣光加诸于汝身,你成为了他人口中的Monster;你却知道,只有他才是你唯一承认的Master。偶得闲暇,你翻阅着兄弟会的古籍,妄图拼凑黎凡特导师的面目;午夜梦回,你看见浅淡的金光滑向远方,仿若他绮丽却深沉的瞳孔,指引你去寻觅未知的前尘。
         仇敌亡于你的袖剑之下,挥别好友, 放任灵魂叫嚣着渴求,你独自踏上旅程。鹰的咏叹于耳际回响,你乘轻舟去故乡。不倦的收集他散秩的手稿,不停的追寻他留下的痕迹。扬帆远航,你来到他的国度,在这陌生的异乡,却仿若归家。
        挥荆斩棘,繁华落尽荒草丛生,灰沉沉的堡垒无言着过往。石阶盘旋而上,时光顶盔掼甲,大刀阔斧的刻下血痕。站在鹰架上,你翘首远眺。凛冽寒风自四百年前吹来,未知何处的鹰唳天而啸,古老的血脉,孤寂的灵魂,瞳中泛出金华一如往昔自此而下的人。你感觉到他的呼吸,看见他身影不变的骄傲。纵身而下,仿佛回溯的时光,重临的辉煌。
        厚重的石门隔开生死,你终究来到尽头。漆黯的大厅,积年的尘埃,后世的访客。冰冷的书架肋骨样横呈。缓步而上,空洞的脚步声踏过光阴,他终于出现在你的面前。垂首而坐,伊甸圣器在他掌中流转着蛊惑,灰白的袍角铺展,宛如鹰张开双翼,下一秒就会振翅而起。有温暖的湿润在眼角一闪即逝,单膝跪地,你虔诚的触及他的指尖,却只得到枯骨冰冷僵硬的回答,隔着永远无法跨过的时光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end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p了个sss———·—强行甜一把—··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Altair,我们的货被奥迪托雷家族截了,他们派人来说想谈谈上次那批古董。”
“谁?”
“他家次子,Ezio.”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······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评论
热度 ( 71 )

© Phaedrus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