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haedrus

间歇性中二病发作中,
但丁真爱,吃鬼泣各种cp偏但攻
爱育碧土豆派

我看见马西亚夫的鹰在长空的尖啸;
我听见佛罗伦萨的鹰羽眷恋的飞舞;
我看见加勒比海上寒鸦在放声长笑;
我听见冰川上黑鹰一根根拔下羽毛;
我看见北美洲的白头雕沉默的巡航;
我听见巴黎的猎鹰群掠过历史之交;
我看见灰雾中伦敦的黑鸦桀桀高叫;
我听见新生白鹰于毁灭灰烬中涅槃。

Nice and peaceful,my brother and sister.

评论 ( 13 )
热度 ( 135 )

© Phaedrus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