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haedrus

间歇性中二病发作中,
但丁真爱,吃鬼泣各种cp偏但攻
爱育碧土豆派

寝皮食肉【 DN向】

真·瞎几把写……
鬼泣圈新入萌新……
冷得瑟瑟发抖……
悄悄咪咪发一小段试水……

……黑化向蛋……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末世的第三个年头。

        但丁披着大衣走在街头,现在他可以光明正大的把玩黑檀木和白象牙而不用担心警察了。叛逆安静的伏在他背上,光洁铮亮,完全看不出它刚刚砍翻了几个被购物袋吸引来的不速之客。白色的布袋上有一点暗红,他翻检了一下,是布袋里东西的包裹物破了。无奈的叹了口气,这意味着他又得洗购物袋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 打开事务所大门。自从末世开始,他原本就冷清的生意更是完全绝迹,不过也落得清闲。随手掩上门,把黑白双枪扔在桌上,但丁提着袋子往地下室走去,轻车熟路地跨过黑暗的楼梯和走廊,一座完全不像是修筑在地下的厚重大门出现在他眼前。大门出乎意料的半掩着。但丁露出一个混合着一点惊讶的无奈笑容,看来今天小家伙不需要自己带吃的回来……
        门后是一个装饰华美的房间。地面覆盖着柔软的长毛毯,条形矮桌前放着洁白皮革的长榻,墙角靠着宽大的四柱床,挂着黑色的垂幔。墙上刻画有暗红的繁复花纹,镶嵌着发出淡黄色光芒的奇特晶石……但是这里似乎刚刚经历了一次屠杀,地毯的毛绒被血迹黏在了一起,长榻上落着人类的残肢,花纹里出现了不协调的部分,破碎的晶石落在地上,依旧发着光……墙角传来骨头被磨碎的咯吱声和诡异的啸叫——像是恶魔的咆哮混着年轻男孩的抽泣……

        但丁把购物袋放在矮桌上,踹开一个滚到他脚边的破碎颅骨。他有些头疼待会儿的打扫。叛逆在背上轻轻的颤动了一下,有些兴奋。但丁摸了摸剑柄让它安静下来,把它放在桌上,空手走向发出声音的墙角。大概是感觉到了他的到来,瘆人的咀嚼声戛然而止,取而代之的是金属轻微的碰撞声,仿佛什么套着锁链的猛兽在伺机而动。

        “Hi~kid,看来你今天过得不错。”

评论 ( 2 )
热度 ( 17 )

© Phaedrus | Powered by LOFTER